高新园区多多爱婴幼儿游乐园

她,被誉亚洲第一艳星,曾全裸出镜,当过间谍,后息影从商成中国导航之母
栏目分类
高新园区多多爱婴幼儿游乐园
图片展示
集团简介
你的位置:高新园区多多爱婴幼儿游乐园 > 图片展示 > 她,被誉亚洲第一艳星,曾全裸出镜,当过间谍,后息影从商成中国导航之母
她,被誉亚洲第一艳星,曾全裸出镜,当过间谍,后息影从商成中国导航之母
发布日期:2022-08-17 14:26    点击次数:177

(说历史的女人——第1792期)

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。评价一个人往往要一分为二,再好的人也有缺点;同样,再不好的人,只要迷途知返,另做选择,也会实现辉煌人生。本文的女主人公就非常典型,她的一生毁誉参半,却极其传奇:前半生演了54部电影,以性感蜚声影坛,曾全裸出镜,被誉“亚洲第一艳星”,被全球多位成功男士拼命追逐,并当过间谍;下半生息影从商,进入航天事业,成为中国卫星导航之母!她去世后还留下了一段极有哲理的话……

图片

(一)不当第一名宁愿退学

她叫狄娜,当然这是她的艺名,她跟那时香港的许多明星一样,也有个英文名“Tina”,狄娜是此名的音译。狄娜原名梁帼馨,1945年1月1日生于广东兴宁的一个殷实的书香世家。其父梁锡洪,性格豪爽,颇有学问,精通琴棋书画;他二十多岁时已经是大学教授,并当过律师,以及广东省税务局副局长等,是位标准的成功人士。

狄娜天生丽质,且自小聪慧绝伦,又受到良好的教育,因此她似乎命中注定就是才女加美女的存在。然而,她的少年时期也并非一帆风顺。因为她的父亲英年早逝,那年,她才9岁。不过她在骨子里受父亲影响很大,后来她说,是父亲打开了她的爱好读书之门,并教她做人要有理想,要有爱国心和以天下为己任的精神。

因此,即便是自幼丧父,狄娜在母亲的支持下,在父亲精神的感召下,仍没有放弃学业,并且学业非常优秀。狄娜小学时门门功课第一,上初中直接跳过初一上初二。她在澳门的圣罗撒女子学校上学时,次次考试第一。但有一次,老师因一次改卷子失误扣了她的分,让她失去了第一名的位置,她感到非常不爽。狄娜向来是个争强好胜有个性的女孩,于是她愤而退学,回到香港继续读书。

狄娜中学毕业后不久,便进入影坛,开始了她的惊艳人生。

图片

(二)迷倒泰国总理之弟

真是太幸运了,在狄娜还没有迈入影坛之前,她便成了明星。

1962年,年仅17岁的狄娜在一次派对上邂逅了泰国总理的弟弟,大银行家汤顿,后者被她的青春靓丽所迷醉。为博得佳人的芳心,汤顿邀请她到泰国拍电影,要把她捧为明星。

17岁的少女,尤其是漂亮的女孩,谁没有明星梦?于是狄娜慨然应允。但此举却受到母亲的反对,母亲的传统思想认为,戏子都是伤风败俗的、下贱的职业。但狄娜为了自己的明星梦,她义无反顾。当然,作为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,她也抵挡不了汤顿的权势和财富的魅力。

汤顿也毫不含糊,带狄娜到达曼谷时,他特意在机场安排了一个盛大的欢迎场面,让还没有上过一次电影镜头的狄娜受到了大明星般的待遇。不过那时,在大家看来,拥有天使面孔和魔鬼身材的她虽然还不是明星,但已经成明星了。

在汤顿的支持下,狄娜第一部影片就出演了《七虎歼霸》的女主角,并且跟她演对手戏的也是泰国的7名顶级男明星。这场电影,甚至动用了泰国的陆军和空军,可谓声势巨大,狄娜想不一举成名都难。

之后,汤顿又介绍狄娜结识了他当总理的哥哥。泰国总理也对他很欣赏,很信任,让狄娜学习了银行理财等业务,并让她管理他们兄弟俩的钱财,可以说狄娜小小年纪便成了泰国总理的管家。在当时,狄娜在泰国上流社会是出尽风头,大红大紫,不是一般的明星可比的。

狄娜在泰国拍了两部电影,让她很快成为一线明星。然后,她高调回到香港,加入国泰电影公司,以每年八九部的速度接拍了多部电影,比如《英雄胆》《游龙戏凤》《人头马》等,其中以著名导演杨权导演的《七擒七纵七色狼》和《横冲直撞七色狼》最为突出。

图片

在这些以娱乐为主的电影中,狄娜大都是衣着暴露,以性感火辣出镜,让她在香港电影界的风头一时无两。

不过令狄娜真正惊艳世界的还是在电影《大军阀》中倾情出演。

(三)全裸出镜迷倒众生

上世纪70年代初,在香港电影界正值巅峰的邵氏公司,由于邹文怀、何冠昌两位得力干将带着李小龙另立门户,让影坛大佬邵逸夫大伤脑筋,于是他不计前嫌,将曾经背叛自己的著名导演李翰祥招回旗下。

于是,李翰祥便搞了一部让香港甚至整个亚洲都为之疯狂的电影《大军阀》。此片包含风月艳情、荒诞搞笑等元素,狄娜出演女一号。此片中,狄娜在中国电影界首次公开全裸出镜,让她背上了“亚洲第一艳星”的“恶名”或者“美誉”,从而大红大紫。

图片

然而,对于这次全裸表演,狄娜非常后悔,她后来曾在自传《电影——我的荒谬》中,揭开“裸演”的真相,她当时是被导演李翰祥欺骗了。拍摄前,李翰祥以“梦呓一样的细语”,向她游说“镜头会很远,只拍到腰肢”、“会拍得很美,会挂轻纱”等。但最后上映的,却并非导演声称的“隔了纱帘”的朦胧美,而是用隐藏在远处的摄像头,偷偷拍摄出的全裸性感演出。

为此, 莫卧儿帝国狄娜尽管受到了世人的追捧,爆红整个亚洲,甚至同李小龙并称亚洲影坛的两大传奇,但她感到了欺骗和羞辱,发誓以后再不拍电影,即便邵逸夫亲自出马请她,她也拒绝。当时是1972年,狄娜27岁,正值拍戏巅峰时期的她,陡然止步,弃影从商。

图片

不过《大军阀》令狄娜身价倍增,让她成为迷倒众生的“大众情人”。本来,一直就有不少有金钱有地位的人疯狂追求她,现在更多了,可以说是遍布世界各地,包括政界名流、商界名流、江湖大佬、著名作家画家等。这里只介绍一些最疯狂的人。

当然少不了泰国总理的弟弟汤顿。狄娜在泰国拍片时,片中两位影帝男主角Mits及德宪都为了狄娜争风吃醋。而在当时,汤顿也加入了对狄娜的争夺战中。这让他的总理哥哥十分生气,同一些“戏子”争女朋友,成何体统?他感觉很没面子,一度想让汤顿剃度出家,最终还是狄娜出面说情,才让汤顿保住头发。

而影帝德宪则曾以左轮手枪玩俄罗斯轮盘,并对狄娜示爱说:“我愿意为了你,用我的生活碰运气。你能够相信我吗?”这位也是痴情得可以。

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曾誉满香港文坛的作家三苏(被誉为香港文坛“稿霸”,以写社评和小说等著称),曾写信给狄娜,内容非常肉麻。2005年,已届60岁的狄娜主持《百年中国》时,三苏还联系她,并说道:“我仍然为你疯狂,二十多年来我的感觉从未改变!”

香港著名音乐人黄霑,见到狄娜就激动得不会说话了,变得拙嘴笨腮,只会送花,只能支支吾吾地讲:“对唔住”(对不起),买花买唔到”,“对唔住,唔知讲咩好”……

名震世界的国画大师范曾也未能免俗,他也曾写信,借诗词歌赋向狄娜示爱。他还花尽心思,替狄娜画画并设计卡片上的书法等。当然狄娜也没有接受他,不过两人也相互成了知音。

后来狄娜经商要破产时,有一位喜欢狄娜的江湖大佬曾在第一时间内,将尖沙咀成幢的楼房卖掉,为狄娜还债,但狄娜也没有接受。那位江湖大佬为讨她欢心,还送了一块牌匾,匾上寓意是“情比金坚”……

还有老挝外贸部部长,也对狄娜十分钟情,他曾如此给狄娜打电话:“以前我没有冒险的动力,如今,为了你,我愿意闯!”

东南亚一个国王的驸马,曾大赞狄娜的容貌“绚丽绝伦”,亲自到香港向她表白,并将他心爱的手表送给狄娜,而这只表可不是俗物,它是丹麦国王送给他的,表上还刻了国王的名字!

还有欧洲的。比如意大利Gucci(古驰)家族的最后一代主人,42岁的Dr·Gucci,他也非常喜欢狄娜。为引进Gucci品牌到中国,狄娜跟Dr·Gucci曾有过合作。二人互相欣赏,狄娜大赞对方:

“他是我所认识的大商家中,唯一一个没有铜臭味的。”

两人非常默契,他们单独相处时,Dr·Gucci曾全程大播情歌。可惜Dr·Gucci英年早逝(被其妻谋害了)。

加拿大也有一位狄娜的激情追随者,他得知狄娜想出去旅行,立马送了她一大叠环球机票,全部是头等舱。并又送她一颗五卡梨形颈坠子白钻,但全遭她退回。

大洋洲墨尔本的一位赛车手K君,在一次比赛中获得了冠军,但他连冠军杯未领就走人,星夜驾车赶往悉尼见狄娜,目的是陪她一起回香港。并交给她一封信,信中说:

“Oh!How I love you!The centre of the world is now HongKong……”

这架势就像当年的戴笠追胡蝶一样疯狂。

还有更疯狂的。这位来自美国。他声称一上驾驶舱,便看不清仪器,只能见到狄娜的芳容。遭到狄娜拒绝后,他曾一度威胁说要撞机自杀,并对狄娜说:

“如果我不能够拥有你,我等于全面被毁;但我在毁灭之前,我要毁灭全世界;在毁灭全世界之前,我要毁灭你!”

这又像极了徐志摩追林徽因……

哦,还漏掉了一个。他就是比狄娜大34岁,一生狂拍170余部电影的著名影星李允中。他因追狄娜不成,于1981年4月29日,70岁高龄的他终为狄娜殉情自杀,为追爱真正做到了骨灰级!

图片

然而,面对如此多的痴情、疯狂追逐者,狄娜都不为所动,她一生仅结了一次婚,对方身份很普通,只是一个来自中国内陆的游泳教练,他叫马益彰。狄娜做这个选择的原因竟是,为证明自己的正义感,不羡财富名气。他们于1967年结婚,却在1972年离婚。她于1968年2月生下一女儿马天如。有意思的是,遗传了其母魔鬼身材的马天如后来却做了变性手术,成为一名英俊的男人(狄娜的后代也是够传奇了,呵呵)。

狄娜的女儿马天如曾说过一句话,在某种意义上阐明了狄娜拒绝那些追求者的原因:“叔叔,如果你想妈咪同你交谈,你就要讲国家同社会,不要说我爱你。”如何这样说呢?

图片

(四)明星间谍

狄娜还有一个并不广为人知的身份:间谍。

当然也可以说是“红色特工”。其实狄娜出演的第一部电影《七虎歼霸》,她饰演的就是一个女间谍。此后她曾多次饰演电影中的女间谍,是位名副其实的间谍明星。当然,她也是一个明星间谍,戏里戏外,“融会贯通”,纠缠不清……

多年以后,狄娜在接受香港节目《神州穿梭》采访时,曾透露了她当年为祖国搜集情报时的情景。原来,她刚在电影界出道之时,很受泰国总理和其弟弟的推崇和追捧,于是她凭惊世的容颜经常游走在东南亚各国政要之间,同各国领导人都有接触。

各国政要谈论国家大事的时候,特别是谈到如何孤立中国之时,泰国、老挝各国如何打仗,往哪里打等等,狄娜都牢记在心里。当时她还小,不到20岁,加上同泰国政要有密切的关系,因此他们谈论这些国家机密的时候,对她丝毫不避。于是狄娜便“窃取”了不少重要信息,然后想法把这些信息传递回国。那几年,她利用艳星的身份暗中做了不少这样的事情,为她以后回内陆发展打下了基础。

也可以从这里看出,如果狄娜随意接受那些追逐她的男人,那么她此后的华丽转身将无从谈起。

图片

(五)从“华丽”的艳星转身为“低调”的导航之母

前面说到,狄娜因《大军阀》的倾情演出而辉煌,但也因此而备受诟病,她也感到了被欺骗的耻辱,于是她愤而退出影坛(当然也不是完全退出,她后来也曾友情出演过很少几部比较严肃的电影),进入商界。

当年她27岁,还处在人生的发展期。她从商也是大手笔,很快便收购了香港多家企业,两年便积累了数十亿资产,从一个艺坛女星华丽转身为一名商海女神。然而与其说她此次的转身为“华丽”,不如说是从之前的“华丽”变为“低调”。

在1974年,狄娜突然宣布破产,成为香港历史上首位正式公开宣布破产的商人。人们为此大惑不解,狄娜究竟怎么了?疯了吗?她给予公众的回答竟是:她要回内陆当一颗“螺丝钉”。

这在当时的香港简直令人匪夷所思。其实,在英国管辖的香港生活的狄娜很早就想回到内陆,为祖国效力了,她趁演电影之际为国家收集情报当女特工,正是她爱国的一种表现。于是在1973年,她公开表态,支持中国大陆,并要求回大陆工作,但被驻港新华社人员劝阻。1974年,她宣布破产时,就是表示“与资产阶级及资本主义社会决裂”,要当无产阶级战士。同时她也开始钻研马克思和列宁的著作,而且一读就是三年。

不久,她真的从香港消失,回归大陆。1975年,狄娜决定全身心投入中国内陆,发展航天事业,利用自己手上的资金(多达20亿)在内陆机场建立导航系统;到 80年代末,大陆绝大多数城市的机场,都采用了她旗下公司的卫星导航系统。

随后,她又参与中国人造卫星业务,引进世界上最先进的通讯、雷达和导航系统;同时,她还把卫星导航系统输入到全世界52个机场,甚至还免费赠送给中国民航价值1600万美金的设备。

21世纪初,狄娜还以中方高级顾问的身份,参与欧盟伽利略全球卫星导航定位系统,以抗衡美国这方面的技术垄断。

至此,你是不是对狄娜的所作所为惊倒了。这简直是天人嘛!因为她在中国卫星导航方面的贡献,让这位曾经的“华丽”艳星来了一个180度大转身,被誉为“中国卫星导航之母”!然而还没完。

在卫星导航业以外,狄娜还做了其他的事情。从1977年开始,狄娜还为中美两国的文化经济发展而奔波。她凭借自己建立的宽广人脉,迅速找到资金和合伙人在美国成立了公司,她的公司不仅主办过多个中美大型文化交流活动,促进双方经贸发展,还为跨国石油公司与中国石油煤炭相关部门,输出资源赚外汇等牵线搭桥。

上世纪80年代,当香港著名歌星张明敏在内陆巡回演出,大唱《我的中国心》的时候,狄娜,这位曾经的电影明星却在实际行动上,爱着自己的祖国。她曾如此说:“什么是爱国,爱国是讲究资本的,不要盲目爱国。”

这话说的有底气。她还说过这样的话:“只赚外国人的钱,当公司利益和国家利益有冲突时,一定是以国家利益为先……”

图片

(六)最后的遗言

2005年,狄娜被邀请主持节目《百年中国》,2007年她又主持《大国崛起》。岁月不败美人。她尽管年已花甲,但依然风韵犹存,雍容华贵,她在节目中侃侃而谈,尤显自信。她讲教育,讲爱国,讲历史,一切都是那么的从容自如,行云流水……

2010年3月31日,狄娜因宫颈癌不幸去世,享年65岁。这朵娇艳了一个甲子年的盖世名花从此香消玉殒。

图片

不过在去世之前,狄娜曾给当时采访她的记者留下了一封公开信,其中有这样一段话:“我做了几十年非常正经、非常严肃的工作。但你翻开报纸,凡一讲到我,不管是杂志报纸,一定会登我以前《大军阀》里的裸照,这一样永远都甩不掉。是啊,一个女子一旦脱了衣服,世人便很难再让她穿回去。”

这是世界对她的不公。

但是,她的信中还有这样一段话:

“刀枪能够杀人,笔墨可以救人,人类的社会因为有了传媒,人类才真正沟通成为一个体系。试想过去人类的历史,社会在未有传媒的时期,人类社会是多么的黑暗,人类的认知是如何单薄。各位传媒朋友,请继续你们有建设性的工作,只要你秉承良知,人类社会就会因传媒而进步。”

图片

在人类历史上,狄娜可以说是一颗美丽的流星,瞬间而逝。但她留下的这段话也堪称是她留在人间的箴言哲语,绝非一个一般意义上的明星能够阐述的。

如今,狄娜远走已逾10年,似乎已经被人们忘记。当大家在谈论这个影帝,那个歌后的时候,当人们津津乐道于一个个明星的八卦新闻之时,可否还能想到狄娜,这颗真正意义上的明星?

(文/说历史的女人·濯雪)